第13: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19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杜鹃鸟

  ◉ 姜亦然

  最近一段时间,科普类短视频还挺火,特别是那些科普动物习性的,真可谓是大开眼界。我向来自傲地以为没什么事情可以震撼我,可这回却被神奇的大自然所折服。视频里提到一种叫杜鹃的鸟,想必大家都特别熟悉,“杜鹃啼血”谁不知道呢?可它们繁衍后代的方式可不一般,我愿称之为鸟类中的“甩手掌柜”。杜鹃妈妈怀孕时似乎就为肚内的孩子谋出路,四处打探巢穴周围的风水宝地,等到时机成熟,把蛋产到别人的巢穴里。这样一来,鸟宝宝出生前的一切事情她都不用操心,等着其他鸟把自己孩子抚养长大,自己享受清闲。我自认为这种行径以人类道德去评判是极为无耻的,可作为一只鸟儿,它怎么会知道什么叫做道德呢?它只想做一只无忧无虑的鸟罢了,人类的谴责对它起不到任何作用。

  不过某些人硬要抬杠,说是人类可以去制止这些鸟儿的恶劣行径,例如运用科技手段,监测每一只杜鹃鸟的怀孕情况。等它们要分娩了,就把肚子里的蛋送去孵化厂。这想法确实挺好,但实施起来着实困难。一是这种设备还没制作出来,二是即便做出来了,世上那么多只杜鹃鸟,怎么保证每只都被监测到呢,人力和物力成本都不可估量。不过换个角度想,运用科技去发明一个鸟语交流器倒也可以,这样大家都知道鸟儿是怎么想的了,我们也可以用言语去劝说杜鹃。恐怕此时有人要出来唱反调:“劝说怎么会有效呢?杜鹃鸟怕不是会回你一句‘烦死了’,然后继续作恶。”行吧,我确实有些欠考虑了,思来想去恐怕只有制定《鸟类法》来施行强制措施了,规定鸟类的蛋必须自己养育,如有违反,将会受到严峻的惩罚。毕竟咱们是法治社会嘛,人需要法治,鸟儿也需要法治。

  这下那些反对者们可闭嘴了,可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些人管人事都管不好,还想着管鸟事呢,真是闲着没事干。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沉沉地睡了过去,身旁的手机还在滚动播放着科普类短视频。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专版
   第04版:专版
   第06版:视域
   第08版:综合
   第09版:综合
   第10版:综合
   第11版:视点
   第12版:副刊
   第13版:副刊
   第14版:教育
   第16版:资讯
海上“闲”人,脸谱达人(上)
难忘七宝黄金瓜
夏荷(摄影)
杜鹃鸟
刊头书法
徐汇报副刊13杜鹃鸟 2021-07-19 2 2021年07月19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