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5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渔阳里,红色青年的舞台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

  今淮海中路567弄原称新渔阳里,原来与南昌路100弄的老渔阳里是相通的。如本书第一篇《老渔阳里,红色征程的起点》中所介绍的,这两条弄堂都曾叫“铭德里”,有一定的渊源。新渔阳里的建成比老渔阳里晚三年,弄堂口都对着在上海与南京路比肩的重要商业街——霞飞路(今淮海中路)。霞飞是法国元帅和军事家。1915年,法租界公董局用他的名字为1906年命名的宝昌路重新命名。宝昌曾任法租界公董局的总董,还曾5次出任公董局董事会董事。但是,1915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是军人更能赢得尊重的时代。这条马路后来还叫过“林森中路”。20世纪二三十年代,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大批白俄人逃至上海,入住霞飞路,霞飞路由此繁荣起来,成为法租界最繁华的地段,以致现在一讲到法租界,人们就只知道老卢湾区的淮海中路,却将因法租界而兴起的老黄浦区忘得一干二净。

  新渔阳里的弄口就是一个丁字路口,“丁”字的竖钩处即今成都南路。沿着成都南路朝北走,大约三五分钟,便能到达同一年代建造的辅德里。在1915年时,两处中间还隔着一条长浜,但5年后的1920年,这条长浜被填埋,所以两处走动起来应当十分便捷。而从新渔阳里到老渔阳里,更是只要在弄内穿行即达。这就让人们对三处之间的联系产生了十分丰富的想象。1920年,陈独秀已经入住老渔阳里2号,但李达他们要到第二年才会租下辅德里625号。所以,新渔阳里在1920年仅是在弄内向南,与老渔阳里发生关系,而在1921年辅德里成为中共早期的重要办公机构后,新渔阳里则成了老渔阳里和辅德里之间的桥梁。

  新渔阳里6号原来是戴季陶的居所。戴在早年间也曾参与社会主义运动,但稍后即与马克思主义分道扬镳。大浪淘沙,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进来了。年轻人在这里做出人生的选择。中国共产党建党前的重要人物都在新渔阳里出现过,如共产国际代表维金斯基、陈独秀等,而俞秀松、李汉俊、陈望道、沈玄庐、施统存、袁振英、叶天底和金家凤更是于1920年8月22日在此发起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中央机关也设在这里。

  为了掩护这里的革命活动,在1920年9月间,这里成立了一个公开的学校——外国语学社,学校的招生广告刊登在1920年9月30日的《民国日报》上,广告的发布者即是新渔阳里6号的新主人杨明斋。

  杨明斋生于1882年,1901年即到海参崴打工谋生,1908年以后在西伯利亚地区积极参加布尔什维克党领导的工人运动,在十月革命前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加入了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后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系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创立时期著名的革命活动家。当时,他受组织委托,培养一批懂得俄文的青年,为组织输送青年干部,外国语学社只是其计划的一部分,但从结果来看却是硕果累累:大约有30多名学生在这里经过学习,成长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精英骨干,其中包括刘少奇、罗亦农、任弼时、萧劲光、王一飞、汪寿华等。但是,此处因革命活动频繁而引起了法租界巡捕房的注意,于1921年4月29日被查封。

  现在,这里已建成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

  ◉ 作者 张晓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经济
   第04版:民生
   第05版:城区
   第06版:人文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专版
   第10版:视域
   第11版:副刊
   第12版:副刊
   第13版:教育
   第14版:资讯
   第15版:专版
   第16版:专版
55年前我曾走进“红船”
《论持久战》从此走向世界
■ 绽放(摄影)
■ 新时代(篆刻)
刊头书法
新渔阳里,红色青年的舞台
徐汇报副刊11新渔阳里,红色青年的舞台 2021-04-05 2 2021年04月05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