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桂花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写在张乐平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特展之际
~~~
~~~
~~~
~~~
~~~
2020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箩碗,节粮碗

  ■ 马蒋荣

  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老妈陪我到绍兴乡下爷爷家过暑假。因为当时11岁的我正在长身体,又加上国家还处于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平时很少吃到纯米饭,所以当我经过十几小时的火车汽车颠簸和双脚走了十里山路后看到灶头揭盖后大铁锅里香喷喷的白米饭时,竟一下子狼吞虎咽地连吃了三碗。当我去盛第四碗时,老妈发声了,说:“小孩要懂规矩:你看看,你拿的饭碗是‘海箩碗’,记住:男不上四、女不上三,不要再吃了!”虽然爷爷说:“不妨不妨,小孩子肚子饿了,就让他多吃几碗吧!”但由于老妈在我心中一直具有很高权威,因此我不得不放下了饭碗,好像懂事地说了一句:喔,我吃饱了,吃饱了。

  不久回到上海,老妈就关于这只“海箩碗”和“男不上四、女不上三”农村习俗告诉了我其中的来龙去脉。所谓的“男不上四、女不上三”,就是不管肚子有多饿,在用海箩碗吃饭时,女人最多只能吃两碗,不能去饭桶里或上灶台盛第三碗吃;而男人最多也只能吃三碗,如果再去盛第四碗,那就犯忌了!至于走亲访友的客人更不会“上四、上三”了,谁都不希望被别人家看成是缺少教养、不懂规矩的人,从而在亲戚朋友处留下个“饿死鬼投胎”的坏名声。更重要的是海箩碗听上去又是“海”又是“箩”的,好像是只很大的碗,其实是只口径不到5吋,通高仅为2吋的浅中碗,是乡民专为勤俭持家、细水长流生活购置的节粮饭碗。

  老妈还告诉我,乡里的农户人家能真正吃上纯米饭的机会实在是不多的,除了春节、芒种前后的农忙和亲戚来访的第一顿饭外,一年四季中大部分主食是“六谷埠”(玉米棒)做的“六谷糊”(即玉米粉煮的厚粥)和“六谷糕”(即玉米粉做的条糕),因此用这样不大不小的海箩碗盛了吃就比较爽气。不过这“男不上四、女不上三”的规矩就是吃这些杂粮时还是照样适用的。

  当然,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我国的粮油不再凭票计划供应后,无论是家里人还是来访的亲朋好友,每个人的饭量越来越少,有的还都声称要减肥,吃饭都是用小碗甚至小碟子浅浅地吃几口。至于现在在饭店里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们的聚餐,几乎都是以喝酒吃菜品赏精美的点心代替了米饭,如果有人要点白饭,那也会先说句“我意思意思吃口饭”。不过,大米还是我们平时生活的主食,一天也不能或缺的。

  虽然,我老家的那些海箩碗也早就不用了,“男不上四、女不上三”再也没有人提起了,但节约粮食的好传统永远不能丢弃。为此,我一直把那只海箩碗存放在玻璃柜的醒目处,以提醒家里人要时时牢记“饱时须念饿时饥,丰年要备欠年米”。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经济民生
   第04版:多彩城区
   第05版:徐汇人文
   第06版:视点新闻
   第07版:视点新闻
   第08版:视点新闻
   第09版:徐汇视域
   第10版:专版
   第12版:专版
   第14版:公益宣传
   第15版:桂花苑
   第16版:桂花苑
   第17版:资讯
   第18版:专版
   第21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22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23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24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25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26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28版: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回眸
海箩碗,节粮碗
黄准:梧桐情,社区梦
红色浪漫(摄影)
刊头书法
人民权利的护法神
徐汇报桂花苑15海箩碗,节粮碗 2020-11-11 2 2020年11月11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