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一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22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非遗传承“路漫漫” 如何留住那双“巧夺天工”之手
  被上海市民称为“小白宫”的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陈列有雕刻、织绣、民间工艺等近三百件展品,集中了绒绣、剪纸、泥塑等5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基本涵盖了上海本地急需保护的传统工艺品种。一代代的匠人传承,让这些历经时光打磨的手工技艺得以延续,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尽管相关部门通过影像、直播、进校园等方式,努力留住老技艺,扩大新影响,但热闹背后的“非遗”,依然面临少人问津的窘境。

  今年78岁的许凤英是绒绣项目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十年前,她所在的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就与上海工艺美术学院合作,在三年级学生中开设“大师班”,经过报名、面试,双向选择,许凤英手把手地为这些有兴趣有基础的学生开始为期一年的带教。

  绒绣原本是舶来品,许凤英的前辈们将绘画融入绒绣,创新用色,在表现内容上植入人物造型,使原本普通的家居用品升格为艺术品,被称为“东方的油画”。十年传承,许凤英先后带出了三四十个徒弟,可是,考核通过,文凭拿到,往往也正是他们告别绒绣的时刻。

  许凤英坦言,这么多年来“生存环境”的恶化,一直和她坚守着绒绣这行的,只有她和工作室里的徒弟两个人。

  和许凤英面临同样困惑的还有上海剪纸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奚小琴。

  “我带过两个学生,现在他们都离开了,我觉得传承还是有点难度。”

  奚小琴有一手脱稿剪纸的绝活,想要什么就能剪出什么。在奚小琴看来,对剪纸这类中国传统文化普及性的传承和师傅带徒弟完全不是一回事。上海剪纸最初来源于绣花鞋上的“鞋花”,如今,实用功能没有了,上海剪纸也需要打开想象力,发掘出新的应用场景。

  “俗话说: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像我们这种行业的人,它还是处于一种手工业的一种状态,从成本从技艺的成熟度来说,他的时间周期相当长,要花长时间地静下心来,既要理解师傅的一些工艺,又要对自己的专业技术要有一定的认识,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副馆长徐旺德坦言。

  6月13日是今年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时代的列车飞速向前,对非遗保护项目来说,原本藉此谋生的生活环境已然改变,那些需要时间来塑造和打磨的手艺人所拥有的那一手绝活,还能不能绵延相传?在可能的消失来临之前,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或许是“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的今天,留给我们的考题。

  记者  张文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经济民生
   第04版:多彩城区
   第05版:徐汇人文
   第06版:视点新闻
   第07版:徐汇视域
   第08版:专版
   第11版:公益宣传
   第12版:桃李苑
   第13版:桃李苑
   第14版:桂花苑
   第15版:资讯
深入学习“四史” 坚守初心使命
持续抓好常态化防控 守护人民生命和城区安全
抓紧抓实抓细疫情防控
非遗传承“路漫漫” 如何留住那双“巧夺天工”之手
牢记使命勇担当 追求卓越创佳绩
大字新闻
图片新闻
报头
徐汇报一版要闻01非遗传承“路漫漫” 如何留住那双“巧夺天工”之手 2020-06-22 2 2020年06月22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