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桂花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7月01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怀念水井
  ■ 施伟兴

  老房子是个有十户人家的大院,邻里喜好在废弃的坛坛罐罐里,种些花花草草和爬行类植物,映得满院葱绿、春意盎然。院内中央有一口水井,尽管井口已被水泥封得严严实实,但它历经岁月磨砺,却见证了时代的沧桑变迁。

  刚搬进大院时,我就好奇地在大院里兜圈,一眼就望见了院子里有口水井,井口的木制井盖明显用红漆刷过,也许是使用时间久远,油漆已渐渐斑驳脱落。出于好奇,我两手扶住井的边沿,头伸到井口窥探,清澈的井水能照见我的身影。

  这口水井制作比较讲究,深深的井壁是由青砖一层一层砌起来,而高出地面的井身则用水泥粉饰,坚固光滑,不易坍塌。为了防止玩耍的小孩发生意外,井盖钥匙是由专人保管,只有大人才能领到钥匙去汲井水。

  记得50至70年代,一般有居民居住的弄堂与院子,大凡都能见到水井。那时物质比较匮乏,生活也不富裕,不需要花钱的井水成了“抢手货”,受到邻里的青睐。井水冬暖夏凉,不仅能洗衣服洗菜,而且在盛夏酷暑,大家都排着队汲井水,其他没水井的街坊,也托熟人来大院汲井水。由于汲井水的人络绎不绝,井水时常被汲光,而没能汲到井水的人只能望井兴叹。如再次汲井水约要等半天,井水才会缓慢溢出,渐渐升至淹没井壁的青砖,等着汲井水的人会兴奋地喊叫。

  大院的邻居都爱好养金鱼与热带鱼,家家户户几乎都有大小不等的玻璃鱼缸,而养金鱼的居多,这与汲井水容易有关。我家也养金鱼,我时常跟着大人去抓鱼虫,回到家里汲一小桶井水,将鱼虫养在水桶里,三、四天鱼虫都不会死。到了黄梅季节,鱼缸里气压低,氧气少,金鱼容易缺氧窒息死亡,这就需要三五天换一次水,那些呆头呆脑,频临缺氧威胁的金鱼,在新调换的有充足氧气的井水里,顿时翩翩摇摆,自由自在游弋。井水,成了金鱼名副其实的“福水”。

  那时,居住的房价都是单间,人多拥挤就搭个阁楼,若遇到难熬的酷暑,谁家有一台电扇,邻居的孩子都想着法子去“亲近”电扇,享受不知疲倦的凉风。到了中午,烈日当空,热浪折腾,空气像是凝固一般,没有一丝微风,就是赤着膊也会冒汗。为了防中暑,就去吊几桶井水,先是洗一把冷水脸,再将家里的凳子椅子躺椅统统用井水擦拭一遍,最后将桶里的井水泼洒在家门口,冲湿浇透。那口伴我度过欢乐童年、青葱岁月的水井,烙刻我的记忆深处,不论时光长短,永难消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综合新闻
   第04版:专版
   第05版:经济民生
   第06版:多彩城区
   第07版:视点新闻
   第08版:视点新闻
   第09版:视点新闻
   第10版:桂花苑
   第11版:桂花苑
   第12版:专版
   第13版:桃李苑
   第14版:资讯
   第15版:天平家园
   第16版:专刊
一抹绿色引发的生命思考
翰墨情深
花鸟图
刊头书法
匆匆
怀念水井
徐汇报桂花苑11怀念水井 2019-07-01 2 2019年07月01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