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桂花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06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代名导郑君里
  ■ 马信芳

  日前去巴金故居,路过武康大楼,又一次想起曾住在这里的郑君里。1969年,不堪文革折磨的郑先生,染上重病,黯然去世,一晃已经50年。在郑先生百年诞辰之际,笔者曾与他的儿子郑大里相遇。我们共同回忆起郑导的电影生涯,不由感慨万千。

  史诗之作《一江春水向东流》

  1945年抗战胜利,郑君里回到上海。次年,他和蔡楚生联合执导他的第一部作品《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部汇集了白杨、陶金、舒绣文、上官云珠、吴茵等演员的史诗之作,创下了解放前继《渔光曲》之后最高的观影人次纪录——短短三个月,共71万人次观看了本片。

  拍摄此片时,蔡楚生正患肺病,郑君里做了大量具体工作,每天晚上他跑到蔡楚生家里,商量第二天的拍摄。这部片子的剪辑也由郑君里完成。因此蔡楚生说:“没有君里,就没有这部电影。”这部影片虽是郑导的学步之作,却已显露出他的非凡禀赋。

  剧中饰演素芬的已故电影表演艺术家白杨曾回忆说:记得君里告诉过我,这部片子起先国民党检查官怎样也不予通过的,后来给他送过去“一束花”,过不了多久影片竟被通过了。原来在这“一束花”里放了几个金表,这就是国民党官员的“德政”。

  一夜写成的《乌鸦与麻雀》

  郑君里独立执导故事片是从《乌鸦与麻雀》开始的。剧本是一夜之间写成的。当时郑君里与赵丹、陈鲤庭、陈白尘等人一起吃饭聊天,大家兴趣盎然,说要出一个剧本,由陈白尘执笔。作为一部社会讽刺喜剧,影片将当时动荡的时局浓缩于一栋楼房里进行隐喻,整体结构堪称完美,导演在异常狭窄的空间里,通过灵活的镜头调度,展现了一幅社会众生相,真实地记下了蒋家王朝的“最后罪恶史”。

  1957年,这部电影荣获文化部优秀影片一等奖。郑君里凭借此片当之无愧地进入了中国一流导演之列。 后来他还执导了《我们夫妇之间》《红色宣传员》《枯木逢春》等影片。

  “红烧头尾”——《林则徐》和《聂耳》

  郑君里拍摄人物传记片更见他的功力。1958年开始拍摄的《林则徐》和《聂耳》,后被誉为“红烧头尾”,成为上影厂向建国十周年献上的一份厚礼。

  在郑导看来,要树起林则徐这人物,必须在多场戏中深入挖掘他的性格。剧中有一场 “林则徐的一天”颇为用心:通过描绘林则徐从早到夜、从夜又到早一天之内错综复杂的内外斗争生活,借以集中地刻画人物的内心生活和精神面貌。特别最后一节,郑君里摒除了他身边的任何人,一个人得以安静地从容地展开内心世界,林则徐这位历史人物由此树立。

  历史上,林则徐最后被清廷发配至新疆伊犁。影片最初结尾是赵丹演的林则徐牵着马,越走越远,然后意味深长地回眸一望,影片定格。周恩来总理看后认为这个结尾不够昂扬,希望将结局设计成类似于“虽然林则徐走了,但人民群众中的平英团却起来了”的情节。现在观众看到结尾秦怡扮演的渔家女上战场等镜头,正是郑君里按照这个情节来设计的。

  郑君里与聂耳是同代人,还一起工作过。尽管这样熟悉,当他接手拍摄《聂耳》时,丝毫没有懈怠,相反采取了与以往“由上而下”完全不同的手法——由下而上,集思广益。

  该片可谓精心制作。如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一节是影片的高潮。郑君里借用音乐来描绘聂耳构思《义勇军进行曲》的全过程:他请作曲家根据台本逐个镜头设计音乐,并先期录音,而后演员根据音乐的曲调和节奏去表演,使音乐和动作融为一体——聂耳躺在床上翻身思考,接着走上晒台,最后回到书桌终于写就《义勇军进行曲》。专家评说,这不是在配音乐,而是用音乐重新体验聂耳创作该曲时的内心历程。这是郑君里的“匠心独运”。

  《聂耳》和《林则徐》成为传世经典,也是郑君里艺术人生辉煌的一页。《聂耳》荣获第十二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传记片奖。1995年,《林则徐》荣膺“中国电影九十年优秀影片奖”,并把中国电影世纪奖最佳导演奖授予了郑君里。

  斯人已去,作品永存。诚如前上海市文联主席、电影导演吴贻弓所言:一个人的经历,相对事业来说,似乎非常短暂,但如果一个人的经历里有足以令人缅怀的品格和业绩,那么,它就会和事业同在,永远积淀在历史里,成为不朽的东西。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徐汇视域
   第04版:视点新闻
   第05版:资讯
   第06版:公益宣传
   第07版:桂花苑
   第08版:桂花苑
   第09版:徐汇区红十字会专刊
   第10版:专刊
   第12版:专刊
一代名导郑君里
免费
夏日里的清凉
刊头书法
月圆花好(国画)
徐汇报桂花苑07一代名导郑君里 2019-05-06 2 2019年05月06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