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桂花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4月08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清明雨
  ■ 周铁钧

  季临清明,暖湿气流增强,阴云不像冬日灰灰的、绵绵的,而是黑絮群涌,一团撵一团,撞到一起会迸出一道闪电,稍稍顿息,雷声就隆隆滚来,卷起一阵并不呼啸的风,雨线随之斜斜掠过,扑到脸上,凉丝丝的。

  斜雨清明,祭祀追怀,是中华民族承传悠久的世俗民风,战国《周书·时训》最早记载了清明雨中扫墓:“阴阳交会,滴水噀日清明,汲冢。”到了唐代,雨落清明时节,不但要清除祖墓周边的枯木杂草,身着孝服祭奠,还不得起灶升火,只能吃冷凉的食物,以示对逝者的尊重和缅怀。《通礼》记述:“唐初行俗清明,细雨寒食、拜扫圹茔,届期素服诣墓,具剪草木之器,周胝封树,除荆草。”

  唐·会昌五年(公元845年)4月,杜牧赴任池州刺史,走到金陵(南京)地界,路上多遇哭哭啼啼的祭祀人,把心情弄得悲凉凄寒,谁料又飘起濛濛细雨,萧瑟湿冷,直想喝上几杯,但不知何处卖酒,打听一个牧童得知,不远处有个叫“杏花村”的酒家。杜牧转忧为喜,乘兴吟出:“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他万万不会想到,偶然的雨中抒怀被后人传诵,为“杏花村”延续了千年品牌。

  明代《帝京景物略》描述清明雨中祭祀的场景,生动传神、让人如临其境:“男女皆长蓑,担提尊榼,轿马后挂楮锭也。拜者,哭者,除墓草者,焚楮锭次,纸钱置坟头,湿雨浊沓更添泣怀。”

  如今清明节,城市的公墓、乡间的坟茔,哪怕极偏远的村落,清明雨中常会见到华发故人,在墓前摆上祭品,拄杖肃哀,怅然饮泣。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几十年不回来,最后又不能不回来,只是匆匆祀悼,又匆匆抹干眼泪,须发飘飘地走向远方……雨丝缕缕,如同一张大网,湿漉漉地搭在他身后,拖走了满满一网殇痛、记忆和怀念。

  清明雨,是感恩尽孝的一种昭示,是梦里故乡的一种根性、是孤寂茫然的一种依恋、是追忆音容的一种情怀,归乡祭祖的天涯游子,对清明雨有着更深刻的慨叹。

  清明雨洒长天,为阴阳永隔悲泣,增添了祭祀的凝重肃穆,让人更加懂得了回报、思悟和珍惜。待到云散天高,熏阳辉映,逐尽冬日冷寂,地气蒸腾,万物萌发,人们在风馨景明中郊游踏青、植杨插柳,尽享清明雨带给世界的明媚爽朗,大美春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经济民生
   第04版:多彩城区
   第05版:桃李苑
   第06版:桂花苑
   第07版:桂花苑
   第08版:徐汇视域
有点沉重的嘱托
清明雨
刊头书法
迎风桃花
每天穿过艺术弄堂
诚言微语
徐汇报桂花苑06清明雨 2019-04-08 2 2019年04月08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