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桂花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1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如愿以偿当义工
  ■ 董月光

  笔者翻看旧文,时间过得好快,此事转眼已经两年过去了。不过,今天看来依然值得回味……

  一日去凌云街道,社区居委办事。因领取稿费单上用的是笔名,在邮局受阻。为证明自己身份,我向居委主任出示了退休前工作证,还有户口本。

  事情顺利办完,居委主任笑眯眯地问我:“董老师,您是教师?太好了,可以为我们社区学生寒假上上课,辅导辅导作文?”

  我先是一楞,急忙答道:“当然可以,我很乐意呢!”

  她一听很高兴:“一周一次,就在隔壁房间,怕您太辛苦,就十来个学生。”

  退休后,我本来就想去智障学校,给智障孩子讲讲故事的。女儿告知我这个年纪不适于这项工作。况且没有受过特殊教育的人,是难以胜任智障孩子教学的。因此,当义工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今天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哦!”

  “那好,到时候我们安排好再通知您!谢谢!”主任很开心送我出门。

  一路上心情大好,想做义工的愿望,终于达成。

  记得三年前,我们全家去台湾自助游,我曾经见到无数男女老少的——义工。

  出租车驾驶员,出车前先去马路上维持交通秩序;学校的女教师去学校前,为穿马路的孩子“保驾护航”;总统府里,年逾古稀的妇女,一律淡妆,精神矍铄为参观者担任义工讲解员。

  说到义工,其实,我的母亲解放初期就是一名——“义工”。

  母亲在上世纪50年代初,辞去幼儿园的工作,在家带我们兄妹仨,还在居委会担任义务“扫盲”工作。

  那时候,我才几岁。只记得我们家晚上,经常是满满一屋子的里弄大姐,她们都是不识字的妇女。母亲说,她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生活困苦。她勉强读到师范,不能再继续读书了。她一直希望把有限的知识教给需要文化的人。

  母亲有时带着我们外出,弄堂里的阿姨都亲切地称呼她:“管老师”,母亲满面笑容,甚是自豪。

  母亲很乐于接受“管老师”这一称呼。她年轻时,曾经是一名体育老师,我小时候见过一张发了黄,她和身穿短袖运动服学生的合影。母亲笑盈盈身着运动衣,脚蹬一双白球鞋,风华正茂。我猜想,她肯定是乐于一辈子当老师的。

  母亲生前已经拥有上海红十字会“遗体捐献”证书,老人家在福寿园的遗体捐献园里,已然安睡了十四年。

  我伯父是一名台湾的企业家。他生前资助一批又一批的贫困生,为他们升学提供无私帮助。在他追悼会上,一个大厅里,集聚很多学生为他老人家送行,个个泣不成声,怀念这位不是亲人的亲人。

  ……仔细想想,或许我血液里,也有着母亲和长辈助人为乐的基因?

  目前,我们上海中小学生作文水准堪忧:无病呻吟者有之;胡编乱造者有之;词不达意者有之……一些家长告诉我,孩子作业完成到很晚,根本没时间看书。有限的一点时间,也被各种补课、充电的补习班填鸭似的喘不过气儿。

  今天,我虽退休了,还能为中学生们的写作,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寒暑假时,面对我们小区十来名学生,讲讲中国的四大名著、欧亨利、莫泊桑;解析有关人物的外貌、语言、动作、神态、心理、环境的描写,对我而言,举手之劳而已。

  对了,别忘了,到时得向学生推荐一本优秀的杂志——《读者》。没有时间看长篇的学生,短小精悍的译文短篇,绝对应该看看的。

  回首走过的路,曾经深得母校南洋女子中学老师们的恩泽。他们博学、真诚的可贵品质影响了我们六六届高中这一代。我之所以有今天,能够成为一名百年老校的中学教师,离不开恩师的教诲。

  古人有“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我正沿着他们走过的路,继续走下去,将有限的知识回馈社会,传授给我们的下一代……

  先要认真准备一下讲义,再去买几个作文本。

  冰天雪地的那个寒假令我难忘。办公室里“董老师带我们阅读和写作”的大幅字幕让我欣慰;孩子们的作文经过训练由稚嫩到成熟,陆续见了各种媒体,单亲和困难家庭孩子的父母给我邮件,送上了由衷的谢意。那个冬天,真的好温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专版
   第04版:专版
   第07版:经济民生
   第09版:多彩城区
   第10版:视点新闻
   第11版:桃李苑
   第12版:资讯
   第13版:桂花苑
   第14版:专版
   第16版:桂花苑
杭州爱情故事
植树节遐思
静物无声
如愿以偿当义工
刊头书法
徐汇报桂花苑13如愿以偿当义工 2019-03-11 2 2019年03月11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