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桂花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2月04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回 家
  ■ 王娟萍

  一眨眼,我到上海已经二十余年了,但一到腊月,“回家”的念头还是像读大学时一样在心里蠢蠢欲动,虽然家乡也就是开车两个小时的路程。

  记得刚来上海的时候,最快的只有一辆T字头,四个小时从家乡到上海,下午2:00左右出发,傍晚6:00左右到新客站。剩余就是绿皮车,从上海回家,半夜十一点多出发,凌晨四五点到,或者凌晨四点多出发,总之时间都不太好;从家到上海的话就是从早晨七点多到下午三四点,路上要花大半天的时间,但我妈妈说,比她年轻时候到上海来坐的“篷车”可是快了一半了。

  那时候车次少,票子难买,而绿皮车可以买学生票,所以为了省钱几乎每次都是买绿皮车。寒暑假还好,黄金周车票更紧张,要到处奔波排长队,同学们互相打听哪个代售点票多,就骑着自行车赶过去买。去得最多的自然是五角场,好像四平路有一家,印象中最远还去过汶水路,一个叫海虹宾馆的代售点。总之只要能买到票就很开心了,哪怕是站票也很满足。有一次实在买不到票,刚好我的一位堂哥哥到上海来出差,我问他能不能帮我买到火车票,他最后请朋友帮我买了去杭州的火车票,从杭州再转汽车回家。也有少数几次直接买汽车票的,但是贵很多,又不能买学生票,所以很少买。

  虽然每次买票回家都要“历经艰辛”,但确实也留下许多特别的记忆。大学的第一个国庆节,我和大学校友、高中同班同学徐晓燕一起回家,由于到家乡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多,我家在郊区,也没有公交车可以到,我计划下了车先到同学家里休息到天亮才回家。谁知道一出站,看到爸爸憨厚地笑着站在门口等我,我当时眼泪差点掉下来。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一幕始终在我眼前。还有一次,暑假我最后一个从寝室离开,为了赶早班火车,凌晨三点多钟听到闹钟,急着从上铺爬下来,结果不慎摔了一跤,腿上一大片乌青,疼得龇牙咧嘴,顾不上揉一揉,麻溜地收拾收拾出门去坐公交车赶去新客站。回到家里,我把乌青给爸爸妈妈看,用家乡莲花落里的一句唱词调侃自己:“要回娘家不容易!”

  相对而言,从上海上下火车都方便很多,因为上海是终(起)点站,停靠时间充裕。而从家乡出来的时候,每次上车都要抢时间。那时候的绿皮车,过道里都站着很多乘客,特别是遇到国庆、五一这种长假,更是挤得走路都困难,上车更加考验人。但我每次都能瞅准列车停靠的位置,冲到最前面上车,为此,我妈妈还多次夸过我呢!

  后来参加工作了,有了动车,车次多了很多,也不用再想着省钱买学生票了,回家方便多了。再后来有了高铁,一个半小时不到就能回家,虹桥火车站又在我家附近,回家一趟恐怕比坐车到上海郊区还要方便。就是家乡的火车站从市区搬到了很远的地方,从火车站回家反而成了最不方便的一段。好在现在基本都是开车回家了,任何时候,想走就能走,新修的高速公路出口就在我家附近,回家的路真是越来越便当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经济民生
   第04版:多彩城区
   第05版:徐汇人文
   第06版:徐汇视域
   第07版:区际频道
   第08版:公益广告
   第09版:资讯
   第10版:桂花苑
   第11版:桂花苑
回 家
连载小说
规 矩
刊头书法
“猪”事胜意(剪纸)
徐汇报桂花苑11回 家 2019-02-04 2 2019年02月04日 星期一